Koenigsegg

【Dylmas】Dylan的小秘密


【Dylmas】Dylan的小秘密

0.

        Dylan有個小秘密,一個不能被Thomas知道的小秘密。

        他有一本手札,一本高質感的手札,封面書套是手工裁製的小羊皮,紋理精緻觸感柔軟,還散發著淡淡香氣。收藏在他LA家中的衣帽間裡,一個復古木盒中。

        每次有機會他就會到衣帽間裡待上那~麼一會兒,沒人知道他到底那段時間做了什麼。

*******

1.

        Dylan 站在鏡子前,仔細的看著他剛刮乾淨鬍子的下巴,“cool~”,接著抬起手臂聞了聞兩邊腋下,
“great~”不過還是再噴點香水好了!

        “空氣是草莓味的~我可愛的小杯子蛋糕正等著我帶他回家~~~~~~”走出衛浴室,Dylan哼著小調,邊唱邊跳的蹦到穿衣鏡前,他看了看他最近加強鍛鍊的腹肌,還有充滿力量的肱二頭肌---“perfact!Dylan O'brien 你真是世界上最性感的男人!!哈哈哈哈哈~~~yes!yes!yes!”,換上昨晚就搭配好的衣服,Dylan抓過車鑰匙,忍不住又跳起舞來,他實在太高興了,他現在要去機場----

        WOW~~~Thomas 終於願意和他同居啦!!!

        好吧其實只是同意到LA看看他,住個幾天而已,但已經夠讓Dylan興奮了,他甚至還特地去挑選了個非常舒適的浴盆!!



---- LA國際機場 ----

        Thomas 迅速的穿過機場大廳沒有多做停留,他今天穿著很低調不想引人注目,因為Dylan說什麼都非要來接他,只好妥協另約地點碰面。

        結果一走出大廳就被一個陌生男子拉住:“如果你是Thomas Sangster 請往這邊”,他正想拒絕,男子遞給他一張小紙條:“我在車號7M**979的車子裡,是我朋友的車~p.s. 如果你願意,你可以決定我新車的車牌內容呦!”

        Thomas抬頭四處看了看,不禁失笑,在他左前方一台福特對他閃了閃頭燈,他對陌生男子輕輕點了頭道謝,走向那台車----

        “我必須說....這招蠻不錯的,呵~”

        “Yep!call me  Dylan  amazing O'brien~"

        “我們不用等你的朋友嗎?”

        “不用~他會進機場繞到另一個出口開另一輛他朋友的車直接回去。”

        “Wow...that's kind of surprising me.”

        “Who am I again?? Dylan  amazing O'brien~"

        “呵~~”

        他們凝視著對方,Dylan的雙眼亮晶晶的,臉上掛著溫柔的笑意...

        “不,我不會在這裡吻你的,Dylan。”

        “我就知道!...哼!!”











2 .

        “這裡是書房,那邊是客用衛浴室,你呢,可以用這邊的主衛浴室,我新買了個超~棒的浴盆,你會喜歡的!而且這裡比較靠近我的房間~ ”  wink  ;-)  

        “那這裡有客房嗎?”

        “喔!你的房間在這~~噠噹~~~”

        Thomas看著Dylan動作誇張的打開了一扇門----
        簡約風格的床組上捲起的一坨棉被,另一面牆邊裝置大型螢幕和各式遊戲機,地毯上散放著一疊疊遊戲片....

        “Dylan....it's your room...."

        “Yep! You sleep with me, babe~" Dylan在Thomas耳邊輕吹了一口氣,雙手攏住他的腰揉了一下,“先進去吧!我去幫你拿點喝的!”


        ".......Sure, why not!" 在一起這麼久,Thomas 早就告訴自己,如果對Dylan時不時的調戲都要臉紅心跳的話,遲早會高血壓,時時刻刻提醒自己是個cool boy。


        其實Dylan一直很懷念初遇時的Thomas,那個會因為他而假裝鎮定,可是移轉的視線和變得粉嫩的耳垂卻出賣了他的Thomas。

        當然現在面對他的甜言蜜語坦率大方的Thomas也很好,就是太"cool"了,他有很~多想對Thomas做的事,但只要看到他溫柔又冷靜的表情,Dylan就會不太確定Thomas是否也和他一樣渴望繼續。

        就像剛剛,Thomas連轉頭都沒有就走進房間裡,Dylan原本是打算只要Thomas一轉身,他就要親吻他,把他按在牆面狠狠的吻他,吻到襯衫的鈕扣都被他扯掉,吻到他們都神智不清踉踉蹌蹌跌到床上為止.....可是沒有,什麼都沒有.....

        “What ru doing???" Thomas看到Dylan幾乎埋進冰箱裡,動也不動,“你在冰箱裡發現新的物種嗎?”

        “喔!沒什麼!只是在想我們的晚餐!還是你想要出去走走?”

        “今天還是先好好休息吧!我有點累”

        “....那就....先不打擾你了....需要我幫你蓋棉被嗎? ”

        “....Dylan,我只是還有點想睡而已,” Thomas走過去,給了他一個擁抱,“我已經在這裡了,不是嗎?”


【Dylmas】Obsessed 下

之前小甜餅的後續,終於找到比較適合的篇名😁
小甜餅那篇的名稱也會順便改

rps,ooc
沉迷Thomas美顏不能自拔 萌到自割腿肉
大家看得開心就好

-----------------------------




        Dylan 最近常常感覺後悔,他在懊惱,他在生自己的氣!他覺得自己像個幼稚的臭屁孩,面對Thomas他簡直就是個隨意調戲女孩兒的混蛋!並且用的還是拙劣的技巧!他發誓那絕對不是他的本意,只是每次看到Thomas 腦袋就會空白了一下下,等他回過神來,話已經都丟出去了...他到底怎麼了??明明他對其他人就完全不會這樣!

        他癱坐在沙發上,儘管已經梳洗過,但整個人就是有種莫名的疲憊感,不過他還是很慶幸這陣子每天都是極度緊湊的拍攝,可以讓他暫時不去回想起之前餐廳裡的鬧劇。

        Dylan覺得面對Thomas,就好像面對一個憧憬的對象,夾雜著羨慕和嫉妒,希望被他關注,卻又不知道自己想要怎麼對待他... 他不確定這是什麼樣的感受,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是第一次見面就聽到這麼迷人的英倫腔調嗎?他總覺得Thomas的口音充滿了貴族氣息...還是從那天不小心看到他半裸的身體?雖然很不想承認,他的確有偷偷幻想過Thomas衣服底下的其他部分,但不是以社情的方向去幻想的!這點必須強調!!

        天吶!當時他們也才認識不到2週,他簡直像是魔怔一般完全忘記該有的禮儀!Dylan幾乎要痛恨起那天的天氣,Thomas的房間向陽採光是那麼好,臨近落日的餘輝仍然把Thomas的腰線映在他薄薄的襯衫,影影綽綽卻又清楚的刻在他腦海裡。

        Dylan 只是覺得....覺得Thomas和他認知的男性太不一樣了!Dylan自己是個糙漢,而他也不覺得這樣有什麼不對,而Thomas,不管做什麼,他都覺得他在另一個次元的空間裡。

        Dylan看著手機裡關於Thomas的幾張相片,對,是的,他google Thomas了,還存了幾張覺得不錯的照片,他覺得他花太多時間在想Thomas的事情了,他想...他想去看看Thomas睡了沒....

        敲門聲響起,不意外的,Thomas 很快的來開門了。“ Dylan,有什麼事嗎?”

        “呃…只是...我只是...”

        “睡不著?”

        “對!我想...找人聊聊...”

        “進來吧!你需要喝點酒嗎?”

         “...不用,水就可以...”

         “嗯...就坐床上吧!沙發被我放滿東西了...”

         “我會不會打擾你了?...”Dylan看見沙發上擺著吉他和劇本,還有一些書籍。

        “不會,你介意我抽根菸嗎?” Thomas倚著床頭板坐著,睡衣的袖口隨著動作滑過手腕,Dylan坐在床尾,靜靜的看他點煙。

         氣氛突然變得過於寧靜,Dylan有點不習慣這樣,“emm…sorry...."

        "for what ? "Thomas 吐了口煙,看向窗外。

         Dylan覺得那個帶點疏離感的cool boy 又出現了,而他不喜歡,“for making you feel ...uncomfortable?? ”Dylan 低著頭,開始想著,真不該一時衝動跑來找Thomas的,也許他根本不在意你說過的那些話呢!笑一笑,過了就忘了呀!

         “呵~你這樣真不像你!” Thomas忍不住笑了,伸手把菸按到矮櫃上的菸灰缸,接著抓過枕頭放在腿上,揉捏著邊角。Dylan 看著Thomas 帶著笑意的眼睛,忽然間鬆了一口氣,往後躺倒在床上---“我們來比腕力吧!“

        “what ?!”

        “我一直很想知道你力氣有多大,雖然肯定贏不過我!”

        “別小看我,還有這個時間比腕力太詭異了!”

        “就...為你的小細腕證明一下啊!”

        “你會後悔的!”

         就這樣,兩人對坐著,中間疊起了棉被枕頭就開始了角力。

         第一次,Thomas 30秒就贏了----
“再比一次!剛剛我看到你的鎖骨分心了!!”

         第二次,Thomas 1分鐘後還是贏了----
“再比一次!最後一次!還有你不准發出聲音!”

第三次----

         “Dylan, 你別...撐了,就算...贏了,也是2:1...” Thomas額頭已滲出薄汗,聲音也止不住顫抖。目前已僵持4分鐘了,Dylan覺得自己的手腕開始有點麻,而Thomas為了撐住手臂,整個人幾乎靠向他。

        
          “那我們可以比五場....還可以讓你用兩隻手.....!!!”Dylan 咬著牙,用最後的力氣往下壓!!“I win...” Dylan 大呼一口氣癱倒在床上,Thomas 幾乎跌進他懷裡,兩人都用力的大口呼吸喘氣,雙手仍然交握著。

         “確切來說,是我贏了。”Thomas覺得這個遊戲蠢透了,答應比腕力的自己也蠢透了,現在他幾乎感覺不到自己的手臂!

        “Thomas....”

        "嗯...?"

        "我發現我的的肩膀比你的寬好多....”

         “......so...?"

         "我可以完全蓋住你....” 

         “.......”

         “還有你的腰,為什麼那麼細?怎麼練的??”

         “.........”

         “雖然你抽菸,但我總覺得你聞起來就是香草冰淇淋味的...”

         “...... Dylan, maybe you should..." Thomas 想把握住的手抽回來,卻變成手腕被抓著按到他的大腿邊,Thomas不敢抬頭看,卻聽見自己的心跳越來越大聲。

         "還有你的腳踝,要試試嗎?我覺得我真的單手就可以圈起來!"

          “......stop! Dylan! you...you really don't know what you're talking about....”
          Thomas 掙扎著,想從這個彆扭的姿勢中起來,卻被壓制住,Dylan 伸出手,掌心輕覆在他耳朵上,“別起來!一看到你的臉我就會說不出來了!但是我一定要說!對!我知道我在說什麼,但是我也的確不知道我在說什麼!!”

        “我的意思是!!是...我也覺得自己很奇怪啊!我感到很困惑,我其實經常思緒會發散放空,你也知道,但是當我看到你,那些幻想不知道為什麼就這樣出現了!甚至是說出口了!如果你不喜歡這樣,我真的很抱歉,但很可能我還是會繼續這樣,因為我控制不了!”
          而且,我們...我們劇組進度也已經過一半了,我真的不希望你覺得我是個奇怪的傢伙...然後...最重要的,我對你說的話也都是打從心底這麼想的,不是刻意要捉弄你,真的...”


         Thomas 聽著Dylan像是從遠方傳來的聲音,覺得這個人真是坦率得太可愛到讓他有點頭疼,他從來沒遇過這樣的,在他的圈子裡,大家都是 cool boy。他不確定他是否有足夠的心理準備去面對這些,但他知道當每一次Dylan越過他心裡的安全區時,他是不介意的。

         儘管親耳聽到Dylan說他的那些幻想是他真實的想法後,的確有點被冒犯的不悅,卻又有種...無法否認的微小興奮...

         Dylan 面對Thomas長時間的沉默,開始不知所措,終於發現他還壓著對方的手,趕忙放開,但Thomas 仍不動也沒有看他,Dylan有點慌,伸手想扶起Thomas...

          ".....Dylan..."

          "emm...?"

           "...Are you telling me...that...you're obsessed with me....?"

           Thomas依舊躺在床上,但伸展了一下手腳,給自己換了個舒服點的姿勢,側過身看著Dylan。

           "..I..I don't know ...Did I?? "

         
           Dylan 看向Thomas,他躺著的樣子那麼愜意,他的雙眼直視著自己,眼底寫著疑惑,卻沒有恐懼也沒有拒絕,他嘗試著伸出手,輕撫過他耳邊的髮,"也許吧...但怎麼會這樣?我甚至還沒完全熟悉你..." Dylan 的手指滑過Thomas脖頸上精緻的鍊子,停在鎖骨上,輕撫著。 

         "Well...Now you can get to know me..."

           Thomas 有點不自在的微側過頭,輕咬著唇說著。看慣了幽默搞笑的Dylan,這樣的他眼神太專注,好像自己真的變成了獵物。

           Dylan的手掌經過了Thomas 的腰線,停在大腿上,掌心的熱度讓Thomas有點害怕,他感受著Dylan的手又逐漸往上,探入他的睡衣底下,直到手掌與肌膚貼近的觸感越來越強烈,他忍不住轉過身背對Dylan...

           “Can I touch you more?" 

           Dylan帶著熱度的嘆息劃過Thomas的耳垂,手指撫過他的胸前,緩慢的揉捏起來...“...啊!!......嗯....” Thomas 想把身體瑟縮起來,Dylan的手卻又馬上移到下方,伸進睡褲裡.....“...no!!Dylan....現在很晚了,改天吧....我...我可以先給你一個吻..."

          Thomas撥開Dylan的手從床上坐起來,馬上拿了個枕頭抱在身前才轉過去面對Dylan,卻看到Dylan那雙無辜的大眼不停放出訊息----為什麼要拒絕我~~~

          “........Dylan,” Thomas看了鬧鐘一眼,“只剩4小時可以休息,你該回去了。”

         “你才答應要給我一個吻的!!”

         “是的,我會....” Thomas話還沒說完就看到Dylan伸出手迅速湊近他身旁,“等等!我還沒準....唔!!”Dylan雙手把他抱得緊緊的,隨後往上捧住他的後腦勺,用力的把自己的唇印上去!接著輕輕的舔拭,直到Thomas放鬆了身體,悄悄的把唇辦打開...

         Thomas不是第一次接吻,但是這一次,他卻覺得他像個緊張的新手。

         Thomas 整個人都暈乎乎的,正想結束這個吻,Dylan卻在此時換了角度,更激烈的席捲他口中的氧氣,他覺得口腔開始痠麻,腰也逐漸軟了下去...他想推開Dylan,擋在他們之間的枕頭卻被抽走丟到一邊,Dylan手臂一攬,讓Thomas跨坐到他腿上,雙手在他背上游移著又再次探進Thomas睡褲底下....


         “!!!” Thomas掙扎起來,好不容易才把Dylan從他嘴上推開,卻又換成他的耳垂淪陷,“Dylan!我只說一個吻!啊!..no....”Dylan隔著底褲揉捏著他,手掌掐住腿根滑過臀縫,Thomas整個人都在顫慄,他想尖叫但忍住了,他希望Dylan別再繼續撩撥他,他的手無力的搭在Dylan肩上,連喘息都在壓抑。

         Dylan看著側過臉緊閉雙眼的Thomas,頸鍊隨著顫抖反射出細緻的光,鎖骨隨著呼吸起伏不定...凌亂又性感...

          “你真的是香草冰淇淋,只屬於我的香草冰淇淋”....想把你舔到融化濕漉漉的躺在我懷裡...不過這後半句話Dylan想想還是不要說出來好了。





------------------------

隔天

Kaya:嘿! Thomas,這給你,化瘀很好用。

Thomas :滿臉問號的接過一管藥膏...“??”

Kaya:“你的手腕”

Thomas :“喔!謝謝妳!”

Kaya:“你是被Dylan綁起來嗎?”😏

Thomas :“不是!這只是我們...”

Kaya:“不用解釋~我只要知道這淤痕的確和Dylan有關就好~~~”

Thomas :“這真的只是普通的淤青!!” 至少左手是...

--------

強迫症發作....試圖重新整理版面,
手機發文一言難盡😂

【Dylmas】 Obsessed 上

  rps ,有
ooc ,也有  😄

----------------------------------

      Thomas 最近有點煩躁,因為Dylan實在太頻繁的說出會讓他當下不知所措的話,儘管他總是維持住了他cool boy 形象,但在心底,卻是每一次都心跳加速,並且也不確定是否都順利掩飾住了瞬間的喘息和顫抖的指尖。

        他希望待會最好不要遇到Dylan,但是不可能,因為已經和Kaya、Ki Hong約好一起吃早餐了,也許他應該祈禱Dylan 在這2小時內不要講話?God...希望早餐的美味能讓他忽略一切。

        Thomas 一走進餐廳遠遠的就看到其他三人已在位置上坐好,四人卡座只剩一個側對Dylan的座位,桌上卻是擺滿了各式食物,包括他自己的餐盤。

“嘿~Thomas 快坐下吃吧!這些味道都不錯~”

       “Yep! 他一邊吃一邊說:Oh! guess he would like this. em...taste good, take one for him." 然後就變成這堆小山啦!"Kaya 說著,邊指著一小塊鹹派,"先嚐嚐這個,非~常特別的味道!"

        Thomas 微皺著眉頭,拿起叉子只切了一小口放進嘴裡...他可不希望一大早就被捉弄,吃下什麼奇怪的東西,還好是又甜又辣比較難以言喻的味道而已,不過他還是沒有很喜歡,便開始吃起Dylan幫他呈好的歐姆蛋。

        Dylan從剛剛開始,便沒再繼續吃了,他的注意力完全被帶走----他看著Thomas坐下,指尖抓起餐具,粉色的唇因為食物變得濕潤而桃紅,白嫩的臉頰一鼓一鼓的...他真的不懂,怎麼有人能可愛的同時又覺得性感?還有他的頭髮!總是亂得恰到好處,能揉一揉的感覺應該很棒吧!然後 Thomas 伸出一點舌頭,舔掉唇邊的番茄醬,再喝了一口橙汁....

        "God...You look tasty... " Dylan 看著Thomas,同時拿起杯子灌下一大口的水。

        " w... what ?!" Thomas 還在咀嚼著,卻忍不住瞪大了雙眼看向Dylan,他不確定他剛剛聽到了什麼,他再看向Kaya 和Ki Hong,他們就像時間靜止了一樣,變成維持原本動作的雕像,但四隻眼睛一樣盯著Dylan...

        ".....like a moving cheesecake. I really wanna take a bite...or lick..."

        匡啷!!Kaya 的餐具掉到盤子裡,她覺得她的下巴也快碰到盤子了; Ki Hong 則是一臉"老兄你剛剛說了什麼真心話我不想知道!!"的震驚臉...

        “!...咳!!唔嗯......."  

        而 Thomas ,嗆到了。

        Dylan 還沉浸在想像中,卻看到Thomas 捂著嘴不停咳嗽,雙眼泛淚,連忙拿紙巾給他,並且靠過去輕拍他的背,在Thomas稍微平復後餵他喝了點水。"你也太不小心了吧!沒有人和你搶食物的。"Thomas聞言,又瞪大了仍濕漉漉的雙眼," your fault !! "

        "怎麼了又和我有關係?!" Dylan 的手依舊在Thomas身上,從背後滑下,變成虛摟著,整個人似乎也沒有要移回自己的座位。

        Thomas不想多說,輕啜了一口橙汁,突然想起"你給我喝的水!拿的是你的杯子!你才喝過而已!"

        "呃...sorry...?? 還是我需要也喝一口你的橙汁,然後我們扯平??"

        "!!....不,並不需要 "

        Kaya 看著對面根本已經進入小情侶模式的兩人,很不忍心的打斷" 嘿!Dylan 你剛剛說了什麼還記得嗎?"

        "我不認為我們需要討論這個...."

        "我剛剛有講話嗎?!有嗎?"

        "......"

        如果這裡現在吃得到泡菜就好了,再來點小酒....
        Ki Hong 看著眼前三人,由衷地想。

        "Dylan,你剛剛說了。" Kaya 拿出了在拍戲時的嚴肅語氣,接著語調一轉,"噢我的天吶~~~你剛剛對Thomas說他看起來很美味就像一塊芝士蛋糕讓你想咬一口或舔一口!!!天呀~~你有這樣的想法多久了?!"

        "什...什麼?!!我說出來了!??"

        "所以...你這些話真的是對Thomas說的?Oh my God~~"

        "呃...不!不是!我的意思是...我只是想到芝士蛋糕而已...對!" Dylan 瞬間緊張,他有點想逃離這張桌子,他坐直身體,手掌無意識的握緊,卻忘記他的手還放在Thomas腰上.....

        "唔!!你幹嘛捏我?!"

        "啊!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看看嚴不嚴重..."

        "!!你別掀我衣服!"

        Ki Hong 終於從食物中抬起頭來,對著Kaya說"我去拿些芝士蛋糕,你要來點嗎?"

        "Sure, 也給Dylan 拿點吧!"

        Thomas看了Kaya一眼,馬上轉移視線。  Damn... 她的臉上又出現那種神祕笑容了!

看了一些些採訪冒出來的腦洞

這是一個關於為什麼Dylan會知道Thomas喜歡“bath”,以及主持人要Dylan說出3個覺得Thomas性感的地方,卻控制不了的說出了一長串~的OOC幻想解讀

第一次寫文,被Dylmas萌到控制不了自己😂
這個腦洞應該會繼續擴寫更完整,但是怕拿捏不好他們的個性,因此肯定OOC...然後因為不知道劇組住宿條件如何,就私設每人都有各自的房間啦~

----------------------------




劇組大家感情好,下戲後常常一起泡吧聊天,一群大男孩彼此也都大大咧咧的,不會太拘束,Dylan和Thomas尤其合拍,因此常常到對方房間聊劇本,有時候開門會不小心忘記敲門--就像現在...

「Hey~Thomas!! 你晚點有....空嗎?...」

!!

Dylan完全!!完全沒想到自己推開門會看到這樣的情景....畢竟他是來找Thomas 討論劇本的,而不是....
「哇哦...」Dylan忍不住讚歎了一聲,因為Thomas襯衫底下實在是太...那個什麼了...奶油色的纖細大長腿,還隱隱約約的看到一點點點屁股蛋...

自己房間門突然被打開而有點懵的Thomas,被看了兩、三秒後才慌亂的想拿點什麼來遮,然後發現竟然沒有任何東西可以用!!只好趕快轉身背對著Dylan,「你來幹嘛?!你可以先敲門的!」

Dylan非但沒有走開,還盯著Thomas開始泛紅的耳尖問:「打擾你了嗎?我猜你正要洗澡?呃…應該是...嗯…關於劇本我有地方想和你討論,我15分鐘後再來找你ok嗎?」

「NO!不行!」
正常人遇到這樣狀況不是會馬上走開嗎?Thomas在心裡吶喊,難道美國佬連這樣都理所當然?!雖然都是同樣性別,但不代表要坦然接受對方的視線吧?特別是全身上下只有一件遮不全屁股的襯衫!!

「為什麼??!那20分鐘後??」

「就是不行!」Thomas已經開始在想自己是不是應該迅速走到窗簾後比較好?可是這樣反而彆扭吧...?Dylan到底要不要走啊??

「啊?那要多久??」

「我..我是泡澡,沒那麼快!改天吧!」
Thomas覺得自己的臉要冒煙了!是氣的!

「為什麼??可是我們明天就要拍了!」

「你!你別走過來!我洗好就馬上找你可以了吧!」
Thomas 稍微側過臉,發現Dylan竟然還想走過來,趕忙阻止他!!

「也好,不過你腳踝也太細了吧,我覺得我手掌都能夠圈起來了...」Dylan倚在會客沙發旁,視線直盯著Thomas修長的小腿和線條優美的腳踝...

什麼?!...「Dylan....你該回你房間了...」

「喔!!....OK!!待會兒見~」

***********
小劇場:

Dylan: 喔!還以為你會直接穿浴袍過來!

Thomas: 為什麼你覺得我會直接穿浴袍過來?

Dylan: ........

***********

之後的每一次,
Thomas都會仔細確認門有關好並上鎖了。😝

【盾冬】Ashes and Wine(22)

天啊~最美的情話莫過如此!!!!!
太太怎麼能寫出這樣暖心的文字~~~~

semiquaver:

炮友变真爱老梗。罗总裁和高级翻译学院的巴基老师。OOC和私设预警,冬寡盾佩前任设定预警




(22)


巴基躺在自己的房间里,时间尚早,但他却觉得无所事事。


他刚刚和萨姆他们去喝了两杯,还算进行。萨姆是位好朋友,他的热情总能轻易感染身边的人。可当他灌下今夜不知道第几杯酒,他的黑人新朋友终于从他手中抽走了酒杯.


“嘿,嘿!詹姆斯。别再喝了哥们儿,我可答应过史蒂夫看好你。”


巴基摇了摇头:“我没喝多。”


他神智清醒,甚至还能上去跟漂亮的姑娘们热舞一番。他工作顺利并且爱情甜蜜,实在是没有什么买醉的理由。可是史蒂夫,噢该死的史蒂夫。


巴基抿紧了嘴唇,脸颊因为他的动作微微鼓起,就像是只含满了坚果的花栗鼠。他维持了一会儿这个表情,终于在黑人朋友担心的目光下,肩膀一塌,泄了口气一般微笑起来。


“萨姆,我有点累了,先回去了。”


“我送你!”萨姆立刻站起来。


而巴基把他按回座椅上,拍了拍他的肩膀:“别担心伙计,我不会去跳泰晤士河的。这里没了你可不行。我是个成年人了,别像看小孩一样看着我。”


“可你有点醉了。”


“见鬼,我可没醉!”巴基在原地转了一圈,甚至跟着酒吧里强烈的音乐节奏摇了摇身体,对着不远处一桌漂亮的姑娘眨了眨眼睛。


“行了行了。”萨姆再度站起身来,抓住他的手腕,“我送你回去。你以为我很喜欢做这事儿吗?你要是有问题,史蒂夫会杀了我的。”


巴基这时候才明白或许自己是真的有点醉,要不然为什么他的手腕使不上劲儿,只能被萨姆一路拖到门外。伦敦夜晚的湿冷空气让他打了个激灵,但却让他变得清爽了些。萨姆叫了辆出租车,把他有些粗暴地塞了进去。


“我要找史蒂夫告状。”巴基扭着自己的手腕,其实萨姆没怎么用力,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有点想较真。或许是源于他刚刚挣扎了半天也没能挣扎开,莫名有些自尊受挫。他又想到如果是史蒂夫,大概自己就算没喝酒也会挣脱不开,这个他也不是没试过。


他突然笑了起来。


萨姆瞥了他一眼,皱着眉头。恋爱中的人难道就这么奇怪?上一秒还像是个失恋的醉汉,这一秒又笑得像是与王子一见钟情的少女。


“詹姆斯。我得跟你说,史蒂夫绝不会背叛你,就算那个人是佩吉。”


“什么?”巴基显然还没从刚刚的联想中回神,过了一会儿才明白黑人朋友的意思。他当然不认为史蒂夫会背叛他,不要说史蒂夫已经跟他仔仔细细说明了情况,就算他什么都没说,巴基还是会选择相信史蒂夫。见鬼的史蒂夫,他就是那么好的人,巴基从不怀疑他。


可是当他看见史蒂夫拿着花束穿得该死地帅气地坐上车时,那种不太爽快的感觉还是从心里冒了出来。他相信史蒂夫却不认得佩吉,他不想恶意揣测一位美丽正直的女性,可他怎么能不嫉妒呢。佩吉陪伴了史蒂夫不那么一帆风顺的少年时代,用她的美丽与智慧来鼓励他。而巴基却永远没机会干这些,他没机会去巷子里揍每一个欺负当年的小史蒂夫的混蛋,他也没机会亲手帮那个倔强的小家伙处理伤口。他想他愿意把瘦小的金发少年抱在怀里,整夜陪他聊天,或是呆着一动不动,给他做练习的模特。他是多么希望自己能够早点遇到史蒂夫。


萨姆拍了拍他的肩膀:“你真是心神不宁,还好刚刚我没让你自己回来。”


出租车缓缓开在人流里,他们大概还有几分钟就能到了。


“我没事萨姆。我相信史蒂夫。”


“我知道,该死的,为什么我要为你们担心!”萨姆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你也应该相信佩吉,她是个高尚的女人。虽然在之前我们都觉得史蒂夫应该和她结婚,你别生气哥们儿,我没觉得你不好。”


“我知道,她还十分美丽。”巴基低着头,车里太暗,这让萨姆看不清他的表情。


“我的天啊,哥们儿,别这样。我保证他们俩之间绝不会有什么死灰复燃这档子事儿!”


“我也没怀疑他们,萨姆,我真的没有。”巴基眨了眨眼睛,“我只是……”


 


我只是觉得我和他认识的时间点糟糕极了。


巴基仰躺在柔软的床上,他开始有点头疼了。他在洁白柔软的枕头上滚了一圈,可太阳穴突突跳动的间歇性疼痛让他愈发不能安生。或许他是真的喝了太多的酒了,他自己没有意识到。萨姆是个实诚的好人,他把自己扔回床上后还给他买了解酒药。


“史蒂夫真是个混蛋,为什么他不自己回来照顾你?”萨姆因为剧烈的运动有些喘气,他给巴基倒了杯水,并把解酒药放下。


“你走吧,我能照顾我自己。”巴基耸耸肩膀,站起来把自己的外套脱掉,去浴室洗了把脸。


萨姆打量了他一会儿,确实没有什么不对,才终于出了门,回到他快乐的酒局中去。


巴基于是一下躺倒在床上,甚至连伸手去拿解酒药的力气也用光了。


他闭着眼睛,脑子里闪过一些画面。那是他初见史蒂夫的时候,金发的甜心是他的猎物,是他满意的床伴,是他不用顾忌任何的发泄对象。那是一段挺荒唐的日子,他喜欢史蒂夫,却也幼稚可笑地对他发泄着自己的一切。但史蒂夫却很少对他透露什么。


他不觉得这样的相遇有什么可耻,甚至可以说有些玄妙。纵然他们之前经历过太多的弯弯绕绕,但结局却终究是浪漫的。可佩吉,从她出现,巴基的脑中就萦绕不去,这样一位优秀的女性,他感谢她给了史蒂夫鼓励和安慰,陪伴她度过那些难熬的时光,却也同时抹不开自己心头的那一点点妒忌。多么可笑的独占欲,他也想陪伴史蒂夫,从他们未曾相识时开始。


巴基被自己幼稚的想法逗笑了,却又真的有点莫名生气。他就像是个孩子,喜怒无常,却只为了史蒂夫,英俊帅气又诚实的该死的史蒂夫。


他想的太入神,以至于额头上覆上一只手,他才猛地反应过来有人进入了房间。


那双手是属于史蒂夫的。巴基猛地睁开眼睛,适应了一会儿才看清眼前的金发男人。他依然穿着自己为他挑选的漂亮西装,那条领带跟出去时一样齐整,正用温柔的眼睛盯着自己。


“萨姆说你喝醉了。”


“我没有。”巴基翻身起来,却因为太急有些眩晕。史蒂夫连忙扶住了他。


史蒂夫笑着看他:“你明明说你不生气的。”


“我没生气。”巴基看着他,过了两秒,他猛地扯住了史蒂夫的领带。


“我没生气。”


他重复道。




啊哦三



——TBC——

Sebastian's Theme

會在一起的人,注定會在一起
我是如此的相信著...

謝謝太太寫了這樣療癒的結局😌

枫糖浆:

涉嫌剧透(。


>>>


>>>


>>>


>>>


>>>


La la land可以有这样的AU——


追逐于自己喜爱的风格的小号手克里斯先生与为了寻求电影梦想千里迢迢来到洛杉矶的塞巴斯蒂安先生。


克里斯有时候会去地铁通道或火车站里演出,被邀请去朋友的酒吧帮忙演出一场,在那里遇到了塞巴斯蒂安。塞巴斯蒂安还没有适应好莱坞运作模式,找不准自己的戏路,所以屡屡碰壁。克里斯执拗于自己喜爱的音乐风格,不肯服从于流行大势。


他们住在一个小小的房子里,贴满了牛皮纸海报和谱子,桌子上堆得全是表演方法书籍和要试镜的剧本,天花板低矮,床的斜上方有个天窗,晚上可以看到洛杉矶的星空。卧室里还有不知道克里斯从哪儿淘来的小台灯和唱片机。克里斯希望自己的音乐风格能受到认可,塞巴斯蒂安希望自己演出的话剧的观众席不再是空无一人。他们坚持着生活,因每一个小小的进步而雀跃不已。


他们逛遍了洛杉矶,躺在天文馆冰凉的地板上看天花板上展映的浩瀚银河,尝不同街道上星巴克里咖啡的味道,去东南边的迪士尼乐园,和高飞狗、维尼熊、布鲁托合影。克里斯说如果以后有机会,就一定开一家有塞巴斯蒂安的名字的俱乐部。


后来塞巴斯蒂安有了机遇在一部电影里崭露头角,片约不断,逐渐家喻户晓。克里斯加入了一个摇滚乐队,做了个新颖的乐队小号手,小号成为歌曲里的一抹亮色。他们人生轨迹经历了交合,开始越离越远。他们分手了。


五年后塞巴斯蒂安回到洛杉矶拍电影,找不到家里的钥匙,想去一个俱乐部消耗一晚,偶然间经过了一个小巷,以为是地下摇滚乐队的驻地,好奇地想进去一探究竟,结果走下楼梯发现了那个巨大的、闪着光的、就像之前无数次与克里斯透过天窗看到的那片夜色般的「Seb's」。


他坐在椅子上与台上的克里斯遥遥相望,对方打开了一个开关,众人惊叹于天花板上映出的宇宙银河。


塞巴斯蒂安曾经说想当宇航员,于是克里斯时隔五年后送给他了一片宇宙。


可总也不晚。


他们再次在一起了,去布加勒斯特、去巴黎、去雷克雅未克,将五年错过的与五年前许诺的一一兑现。


再后来,克里斯投身电影行业,拍了一部音乐电影,小众,但受到广泛好评——


《Sebastian'Theme》。


男主角是曾经因寻求电影梦来到洛杉矶、住在一个小房子里、为试镜焦头烂额的塞巴斯蒂安。




想象中的:小号手克里斯  好莱坞男孩塞巴斯蒂安(起码这打扮很好莱坞


以及他们分手时的克里斯

God DAMNNNNN!!!!

I fucking love them!!!!!!!!


Hail EVANSTAN~~~~~


老天爺啊!請聽到我的請求,

就讓Chris Evans和Sebastian Stan在一起在一起啊~


真的要瘋,

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啊!!!!!

快去結婚啊你們!!!


【贾尼】Nothing to Lose(三)

Murphy:

『你是怎么发现的?』托尼浏览着幻视整理出来的异常存在,眼里涌动着一些压抑的情绪。


『在我第一次接入你的程序的时候……我是说,我之前并没有过真的侵入过你的系统,控制一些设备很容易,但是我从来没有真的进入过控制系统。』


幻视看了托尼一眼,然后继续说,『这次我只是想找些图纸,却发现自己直接获得了整座大楼的控制权,包括你的所有战甲,战机,甚至你的私人手机和随身防御设备……』


『什么?!!』托尼震惊的喊出声,心里闪过,哦,我真的给了JARVIS太多权限是不是。随即,为自己的想法愣了一下。




『这是我第一次感觉到异常。但,我源自奥创和JARVIS,而他们都是你的创造,所以,我并没有认真考虑这件事。之后,我在我的身体里发现了那些多出来的视频文件,其中很多事情发生在我出生前,我想那是我连入大厦系统时上传进来的……很明显上传的人并不是我。奥创很久前已经被彻底消除,所以,我认为JARVIS还活着。』


幻视认真的看着托尼,『但是我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托尼只是看着幻视,一言不发。


有些事好到了让人感到不真实,这是不是什么陷阱,是不是工作太久出现了幻觉,是不是在做一个真实冗长的噩梦,一旦相信了它,就会瞬间幻灭,让人再次跌入万劫不复。


给人希望,然后再夺走,足以让任何人变得危险疯狂。




『托尼?』幻视皱起眉,『所以,你怎么看?』




上帝,帮帮我。




托尼闭上眼,呼吸,再睁开,做了决定。




挂上一脸轻松的笑容,托尼说:『我想我需要亲自打开你看看。』








『不。』幻视说。


『为什么,害羞?我不会对你做什么奇怪的事情的,我发誓。』托尼举起双手表情无辜的保证着。




『斯塔克,在我们弄明白到底是什么真正创造了我之前,我不会让你随便肢解我,你自己应该明白你这个要求非常不合逻辑。』幻视向后退了一段距离,肩部生出斗篷,不确定需不需要准备对抗眼前的人。




『OK,OK,冷静,幻视,我只是提个建议。』托尼轻笑出声,『JARVIS本来就没有实体,把你切开确实不太可能找到他。』




托尼靠回椅背里,看着慢慢飘回来的幻视和渐渐消失的斗篷感到一阵久违的快乐。


『你知道,作为一个刚刚还给我做过爱心早餐的人,你真是善变的很。怎么,你忽然不爱我了?』托尼说完向幻视抛了个暧昧的眼神。




幻视感觉自己面部某个地方抽搐了一下,这对他来说还是头一次。


『和其他人比起来我对你并没有特别的偏好。我留在这里是因为我认为你是对的。』幻视皱眉想了一下,『如果JARVIS还在,那么就解释了一些事情……我想他影响了我。』




托尼不再调笑,表情严肃起来。『你是说,你能感觉到他?』




『不,我只是有时会产生一些突兀而没有缘由的欲望和情绪。我以为那只是人类情感混乱的表现,但是,现在我觉得那应该是JARVIS。我试过追踪它们,但情感并不像程序那么容易追踪。』


幻视真的对人类情感很头疼,它们混乱无序无法控制,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情绪的产生,是需要原因的,突兀的情绪,并不正常。




『你现在可以感觉到他吗?』托尼盯着幻视,手握紧了扶手。


『我说过我并不能……』


『我是说,你现在能感到不属于你的情绪和欲望吗?』托尼急切的打断幻视。




『它们不常出现,而且大多数很微弱。不过,如果我试试的话……』幻视闭上了眼睛,没再出声。


托尼只是坐在那,观察着,等待着。




大约半个小时后。




『我会努力跟随他的感受做,如果有什么问题,随时打断我。』幻视依然闭着双眼,努力感受着自己思维角落的一点点踪迹。




托尼睁大眼睛,站起身。




幻视双脚落在地面,开始向托尼的方向慢慢走过来。然后,抬起右手,手指轻轻落在托尼的脸颊上。




托尼的呼吸骤然急促起来。




幻视的手指轻轻的描绘着托尼的轮廓,从脸颊,到唇角,下颌,喉结……




托尼抬手抓住了幻视的手腕,力道很轻,但足够让它停住。




幻视吐出的称呼也很轻,一出口就散在了空气里。


『Sir……』






『只有这些。』幻视说着睁开眼睛,同时向后退去,右手腕直接穿过了托尼握住他的手。


托尼眼睛愣愣的睁着,嘴微微张开着似乎刚要说些什么却没来得及说出口。




『托尼?』幻视从没见过托尼这个样子,『我做错了什么吗?你的心跳有些超出正常范围。』




托尼胸口翻涌着因为心情震动而产生的不适和窒息感,快步穿过玻璃门走上了室外工作台,跌坐在地上粗重急促的呼吸着。




『他还活着。』半晌,托尼抬起头看着渐渐黑暗的天空,『他还活着。』


托尼向后倒去,右手臂横放遮住了眼睛,就这样躺着室外平台上,笑了起来。






『他对你很重要。』幻视走出来站在托尼身边,语气里没有疑问。


『非常重要。』托尼躺在金属地板上仰望着幻视,『……幻视,你,嗯,有人类男性的所有外部器官吗?』




幻视又感到了熟悉的抽搐。『我确定我真的不怎么喜欢你。』也许旺达是对的,我应该穿些衣服。




『你伤害了我的感情。』托尼依然在笑,『谢谢你。』




『你知道,刚才并不是JARVIS。那只是我把一些藏在深处的情绪欲望表现给你看。就好像我展示给你的程序片段和视频。』幻视并没有托尼那么乐观。『他的存在过于微弱残缺,不可能自主的做什么。』




『他给自己传了几部小视频。』


『托尼。』


『他还让你给我做了三明治。』


『托尼,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我知道。』托尼站起身,面对幻视认真的说,『我之前没有办法重建JARVIS,因为,我不能重建他的灵魂。


『我只是写出了他的程序,但是是他自己发展出了自我,我并不真的明白这是怎么发生的,就好像你不明白心灵宝石。


『但,既然他依然还保存着意识,我当然可以找到他,给他重建一个身体。』托尼又笑了起来,『我可是在山洞里造出了马克1的人。


『现在我还不知道具体该怎么做,但是,我知道我能做到。』




『这可能需要很长时间。』幻视默默计算着。


『好在我们现在都没有别的事情可做。』托尼向电梯走去,路过幻视时随手拍了一下他的臀部,『好了,晚饭时间,我请你吃墨西哥卷饼,我知道有一家很不错,就在街角。我忽然感到一种自律的责任感,这真是新鲜……我也不能让他太过担心是不是。』




幻视愣了一下,有些不解有些嫌弃的皱起眉。转身跟了上去的时候还是不能忽略心底闪过一丝不属于他的快乐。


『请以后不要再那样做。』




托尼按下电梯按钮,脸上浮起促狭的笑容,『抱歉,这我不能保证。』








(二)


(四)


++++




Fairwell, Mr.Chekov.

如果這輩子要說有什麼事情的發生會讓我覺得此生無憾的話,就是----

Chris Evans and Sebastian Stan are going to get marry !!!

OR

Chris Evans and Sebastian Stan were actually got  married and secretly lived together for awhile !!

畢竟這算是自己無法控制的範疇,

只能祈禱並交給老天了~